红魔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红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冰封之救赎 > 第三十七章要脸做什么

冰封之救赎 第三十七章要脸做什么

作者:勤劳的小农民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0-06-30 22:16:51 来源:八一中文

玉如素一颔首。“不然我五姐姐也不会抢了六姐姐的桃花笺,她想借着德音郡主的赏花会露脸,再结交几个权贵之女,借由她们攀上更有权势的人家,因为父亲的升官,之前她满意得不得了的婚事便成了鸡肋,想尽办法要退掉。”

“看来是我错了。”好心做坏事。

“你做了什么?”她问。

瞧他一脸阴沉沉的模样,玉如素大约猜了一下,以他世子爷的身分,加上胡搅蛮缠的性子,她爹升官大概和他有关,这些皇族是不跟人讲道理,只需“交代”一声,走走后门算什么。

他眨了眨桃花眼。“我往吏部尚书汪从良肩上一搭,他立即皮一颤的问‘九千岁有何吩咐’,我便说了岳父大人的名字,他就闻弦歌而知雅意的下达调令。”

“原来是你从中插手。”祖母还唠叨着官升得太快会不会出事,请人打听过了才安心。

“可是我好像做错了,反倒让你姐姐们的心变大了。”有野心不是坏处,但她们要的太多了。

她摇头,伸手握住他长有茧子的大手。“无妨,五姐姐的婚期在明年三月,只要她顺利的出嫁,剩下的六姐姐无须在意,母亲不会由着她蹦跶太高,五姐姐一出阁,她也差不多会定下了。”

只要不比嫡姐嫁得好,嫡母就舒心了,至于婚事,大多是让身边的柳嬷嬷去安排,只要交代得过去的人家便让庶女嫁,管她们日后过得顺不顺心。

“好,我保证她和已订亲的人家圆满入洞房,她一嫁我就来遣媒说亲。”谁敢坏了玉五小姐这门婚事他跟谁急,敢阻拦他的娶妻大计杀无赦,绝不轻饶。

杏眸一横,她轻瞋。“无极哥哥,明年我才十四足岁。”

还有一年才及笄呢。

“十四岁够大了,我不嫌弃。”王无极意味深长的往她隆起的山丘一睨。

“呿!你看哪里,眼睛不许乱瞄。”色字头上一把刀,可凡是男人就戒不了,还热衷得很。

“我看我的女人,光明正大,早晚还不是我的……”他说得理直气壮,没有半丝局促。

“八字还没一撇,花落谁家仍是未知数。”玉如素小声的嘀咕,不想让他太称心如意。

“你说什么?”他将手臂收紧,眼神狠厉。

见他听进去了,她眼睑一垂转移话题。“此行去安南还顺心吗?有没有受伤,据闻当地的蛊毒相当厉害。”

听到她的关心话语,蹦着脸的王无极神情放柔。“受了一点小伤,你帮我瞧瞧,在这里……”

“不需要。”她倏地缩手,横眉一瞪。

这人越来越没下限了,大白日的居然拉她的手往腰下探,还一脸邪笑。

“果儿,我疼。”他装痛。

“叫暗卫给你上药,看你还能做贼掳人,上下下下行动自如,想必伤势并不严重。”哭爹喊娘也没用,她看穿他的把戏了。

“我失策了。”唉,一步错,步步错。

又来了。玉如素懒得理他,坐在树上看得更远,她觉得自己离天空很近,心也更开阔。

“我应该叫暗五在我身上涂点血,用染血的白布多绕上两层,脸上则用粉抹白,装出不醒人事的样子倒在床上,你必定心急如焚的狂奔而至。”懊恼不已的王无极自说自话,不时轻叹两声好搏取同情。

“狂奔而至不太可能,即使名分已定也不容许我做出有违礼制的事,何况我们无名无分,不过肯定心急如焚,我怕来不及见你最后一面。”除了祖母外,他是第二个无条件宠着她的人,人非草木,她会不舍、会心疼、会为他不甘心,人生的路刚要起步便中止。

那一句无名无分令王无极深幽的双瞳倏地一暗,又听见什么最后一面,脸色微黑,暗自堵着心。“铁石心肠。”

她反驳。“是实际,我不是你,你能做的事我做不得,我改变不了庶女的出身,那是我的硬伤。”

“硬伤?”他听不懂硬伤是什么意思,但绝对不是好话。

“说说看你在安南做了什么?”无谓的话题再争下去,两人之间铁定会吵起来。

见她把话转开,王无极瞪了一眼,但未恶脸相向。“安南这几年并不平静,只怕有人坐不住了。”

“又要打仗了?”人未走,她已先为他担忧,再会打仗的将军也怕天有不测风云的时候。

“本来八月过后便会起事,不过……”他神情得意的一笑。

“皇上便是派你去阻止战争发生?”皇上的心得有多硬,安南的民风剽焊,他想王无极死在那里不成?

你怎知是皇上?他用眼神询问。“是推迟,让皇上有时间命将军练兵,以及筹备粮草。”

“一定会打?”

“必打。”安南玉的野心太大,已经不满足现状。

“你……会去吗?”她不希望他去。

王无极沉默了一下,伸手将她的头推向自己胸口。“安南我熟,我是主将。”

“那你还想娶我?!”一股怒气忽地由胸腔喷发。

“这是两码子事,我生,你是我的妻子,我亡,你是我的未亡人。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为了她,他不会折在安南。

“王无极,你不要脸。”她脸微红,气他把生死两字说得太简单,不了解被留下来等待的人的心情。

那是煎熬,只为前方传来的一个信息。

“要脸做什么,我要你就好。”他嘻笑的往她唇上一吻。

“你……”哭笑不得的玉如素有想撞墙的感觉。

“好,别急,别气,说件让你包管笑出来的事,还赞我能干。”做人难得几回炫耀呀!以前做得再好也无人捧场。

因为说不得。

“说。”笑不出来拔你头发。

他嘿嘿开始讲古了。“我这回去了安南就干了两件事,一是炸了安南玉私自开采的矿山,让他的铁砂和银矿不能再开挖,入口处淹在几十丈潭水底下。二是劫了他藏在地库的银子。”

“多少?”一说到银子,她的精神就来了。

“一千六百多万两白银。”运了十天才运完,快把他累死了,他都不知道银子有这么沉。

“然后呢?”她要听下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