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魔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红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无路成神 > 第五十六章:于千万年之中

无路成神 第五十六章:于千万年之中

作者:风起 分类: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0-07-01 00:01:53 来源:八一中文

第五十六章:于千万年之中

大家陆续回了帐篷。

章回和孟小帅还在。

浆汁儿靠在我的身上,一直流泪,不说话。

我说:“你相信我,**地不存在了,我一定会活着走出去的。”

浆汁儿说:“我等你,不过我有期限。”

我说:“多少天?”

浆汁儿说:“100年。如果你再不回来,我肯定就嫁了……”说着说着,她哭得更厉害了。

我掏出纸巾,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说:“好的,一言为定,100年。不过我约莫着我会提前。”

浆汁儿抓住了我的手,说:“今天晚上,你要陪我。”

我说:“没问题。”

接着,我带她走到了章回和孟小帅身边,说:“孟小帅,明天你和浆汁儿离开,我也留下。”

孟小帅红着眼睛看着我,说:“你留下干什么?”

我说:“我要去救季风。”

孟小帅大声说:“我们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你们又变卦!男人这东西啊就是靠不住!”然后,她心疼地看了看浆汁儿:“你同意了?”

浆汁儿不再哭了,她淡淡地说:“我们说好了,由他去吧。”

我说:“我去跟艾尼江谈谈。”

我走进了艾尼江的帐篷,他正在和小5和碧碧聊天。

我说了我的打算。

艾尼江愣了半天才说话:“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危险吗?”

我说:“季风是来找我的,我不能把她留在罗布泊上。”

小5的眼圈湿了,她说:“周老师,我不想把季风姐留在这里,也不想让你把命丢在这里,我纠结死了!”

碧碧说:“不管怎么样,我可不会再来救你了。”

我说:“我会没事的。”

艾尼江想了想,说:“你自己决定吧。明天,我给你留下足够的汽油,食物,水。只能祝福你好运了。”

我说:“谢谢你。谢谢你们。”

这天晚上,我和浆汁儿睡在一个帐篷里。

她偎在我的怀里,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动不动。

夜风吹动着帐篷,“啪啦啪啦”响。

浆汁儿就这么睡着了。她的两只手始终死死抓着我的衣袖,好像生怕我溜走。

我内心十分平静,平静得竟然睡不着了。

我在回想在罗布泊上经历的一切。

我很欣慰,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里,在一个没有法律制衡甚至没有道德标准的扭曲时空里,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在一次次的生死关头……我没有丢掉我的良心,没有丢掉起码的尊严,没有释放内心的恶,没有丧失一个人的基本操守。

我没有。

否则的话,我会羞于回忆这段经历,我会羞于对别人讲起这段经历,我会羞于写出这段经历。

我是后半夜才睡着的。

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浆汁儿坐在我的旁边,安详地看着我。我不知道她看我多久了。

她见我醒了,轻轻地说:“他们都在外面等着你。”

我说:“噢……”

然后我爬起来,穿上外衣,走了出去,果然,小5、碧碧、艾尼江、逗豆、小A、老黄、张大师、医生、向导、厨师、司机……都站在营地的沙地上等着我。他们已经拔掉了大部分帐篷,统统装在了车上。

我没看见章回,只听见孟小帅在哪个帐篷里“呜呜”地哭。

我朝过去那个“湖”边望去,碧碧的越野车已经开过来了,擦得干干净净。孟小帅的悍马也开过来了。我发现只剩下了一辆摩托车,躺在地上那辆不见了。

我问浆汁儿:“章回走了?”

浆汁儿说:“他走了。他给你留下了一句话,还有那支射钉枪。”

我低声问:“什么话?”

浆汁儿说:“他说来世他还做你的兄弟。”

我的心里一酸。

我走到了艾尼江跟前,艾尼江说:“我们已经给你的车加满了汽油,又在车上放了几桶,应该够的。我们把食物和水也给你装好了。”

我抓住了他的手,说:“谢谢。”

艾尼江说:“你有什么话要带出去吗?”

我说:“没有。我只想叮嘱一句——你们离开罗布泊之后,无论浆汁儿和孟小帅说什么,你们都不要把她们当成疯子。”

艾尼江说:“我明白。那我们走了,你保重。”

我说:“大家都保重。”

小5走过来了,流着泪说:“我要跟你拍张照片。”

我说:“好的。”

小5抱着我,用手机拍下了两颗脑袋。

碧碧走过来,跟我握了握手,说:“我会买你的书的。”

我说:“嗯,多了个读者,谢谢。”

孟小帅也从帐篷里走出来了,她戴上了一副很大的墨镜,但是我依然能看到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她使劲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周老大,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不然,我下辈子都不会再理你!”

我说:“会的!”

其他人开始拆帐篷了。

我来到浆汁儿跟前,看了看她,说:“本来,我想把那个天物送给你做信物的,很遗憾,它不见了。等我带着季风走出来那天,我给你买一个大钻戒,俗就俗点吧,婚姻本身就是一件俗事儿。”

她竟然没有哭,她使劲点了点头,说:“嗯,花掉你好多好多钱!”

我说:“你上车吧。”

她好像突然从美梦中惊醒了,一下就抓住了我。她的指甲抠在我的手上,很疼。

我凑到她的耳边,说:“不要耍小孩脾气,大家都等着呢。”

她愣愣地看了我好久,突然松开了我,然后撒腿就朝孟小帅的悍马跑过去了。

大家都上了车。

我死死盯住了那辆悍马的车窗。

大家纷纷从车窗里朝我摆手,然后一辆辆地离开。小5甚至从车窗里探出了身子,朝我大声叫喊着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唯独没看见浆汁儿的手。

悍马是第三辆。

车窗黑糊糊的,我甚至都没看见她的脸……

车队远去了,远去了。

我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们。

终于,荒漠上只剩下了车辆卷起的沙尘,看不到车影了。

高高的沙尘越来越淡,终于不见了,只有沙的黄,天的蓝,我整个生命的空。

罗布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看了看我的那辆路虎卫士,它干净多了,肯定是我睡早觉的时候,浆汁儿帮我擦了。

走过去打开车门看了看,果然,艾尼江给我留下了足够的汽油、食物和水。

我把帐篷拆了,装在了车上,把睡袋和吉他也装在了车上。

这个车就是我的家了,一个移动的家。

我把车发动着,四下看了看,去哪个方向找季风呢?

天地之间是圆的,没有指针。

我一踩油门,车就朝前走了。

我相信,只要我的车在轰鸣,只要我的心在跳,类人肯定会听见。他们会找到我。

就算他们回避我,不露头,我还相信,不管罗布泊有多大,只要我不停地朝前走,肯定会遇到她,就像那篇文章写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我一直在沙漠上行驶,漫无目的。

很快,我就离开了那片沙漠,进入了盐壳地带。

一望无际的盐壳地,高低起伏,就像一片汪洋大海,突然死去了,浪涛瞬间就凝固了,变成了大海的塑像。

天也热起来,天地之间,响起了盐壳“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像死神在放鞭炮,它在庆祝我回到它的怀抱。

我并没有碰到雨刮器,可是雨刮器却动起来,一左一右地摇摆,就像两只枯瘦的胳膊,正在前面拼命地摆手,阻止我不要前行。

我关掉了它,继续朝前走,同时四下观望,寻找古墓的踪迹。

天外人不会伤害我,安春红不存在了,飞行的尸体不存在了,那些婴孩不存在了,罗布泊上只剩下了类人,我不怕他们,我正在寻找他们。只有找到他们,我才能找到我的亲人季风。

雨刮器再次自己动起来,它似乎还在对我摆手。

我停下车,跳下来,粗暴地把它们掰断了。

罗布泊是全世界的“旱极”,这个地方不可能下雨,要它们没任何作用。除了吓唬我。

我上了车,继续朝前开。

我一直走到傍晚,突然,我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

我竟然看到了一个人!

我立刻加大油门,朝这个人开过去。

我们之间相距大概两公里那么远。

我们越来越近,我渐渐看清,这个人坐在盐壳上,面前铺着一张羊皮纸,他(看不出男女,暂且用“他”)正在认真地画着什么。

我把车停下来,慢慢朝他走过去。

我踩在盐壳上,“啪啦啪啦”响,他始终没有回头。

罗布泊茫茫10万平方公里,我走着走着,竟然遇到了一个同类,正像那篇文章写的: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我站在他的身后,轻轻问了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这个人把脸慢慢转了过来。

我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